枝砚

弧两年/高考之后回来/你们现在看到的这个人有点懒 拖稿什么的都是常有的事_(:з」∠)_

【嘉金】那种名为喜欢的情感

重要的人番外
以罗斯为视角
ooc有  是刀子_(:з」∠)_

在很久以前他就注意到金这小子了。
明明是一个没有任何实力的渣渣,还经常跟在格瑞边上吵吵闹闹。
但令人惊奇的是格瑞竟然没有嫌弃他。
这小子肯定有过人之处。嘉徳罗斯想道。
于是每天趁着去找格瑞打斗的时候都会偷偷瞄上几眼:湛蓝的眼眸,无辜的表情。眼睫毛偶尔眨巴都像是引人犯罪的模样。
恨不得想要狠狠的欺负一番。
然后他就真的这样做了。
那天他把金引诱到原力森林的一个小角落里,眼神傲慢地望着他。
“渣……”“我认识你,你经常和格瑞打架来着!”
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我不叫渣渣,我是有名字的!我叫金。格瑞说过,你叫……”“闭嘴,我叫嘉德罗斯。”终于找到打断他的机会了,嘉徳罗斯心想。这么聒噪,格瑞是怎么忍受他的?却看见面前的人眨巴着眼睛,想教训他的心思突然没有了。明明想让他陪自己打一架,最终却还是决定放弃。
嘉徳罗斯用大通神罗棍指着他,略带威胁地说道:“渣渣,没有实力的话就不要待在格瑞身边了。”看着他的表情,金不解地歪了歪头:“因为你怕我把格瑞抢走吗?”随后像是想到了什么,又咧嘴笑道“那么重新自我介绍一下吧。你好嘉徳罗斯,我叫金。从今往后我们就是朋友了。”原来是将自己的表情理解成落寞了吗?嘉徳罗斯心想着,甩了甩头,“记住我说的话。”,说完便转身离去了。一种莫名的感觉却在心中蔓延。很久之后他才明白,那是一种名为心动的情绪。
从那之后,嘉徳罗斯便每次在与格瑞打斗的时候都会给金一个“恶狠狠”的警告“不要离格瑞太近,”“你头上带的帽子真的太傻了”“明天我生日,记得叫格瑞来”然后在第二天便收到了金送来的全家桶。
----晚上----
螺丝以及他的小跟班人抱着一个超大全家桶坐在草地上“啃嗤啃嗤”地吃着鸡翅。
雷德“老大你看金那个小子是不是喜欢你啊?昨天才说你生日今天就给你买这么多全家桶。”“吃你的鸡腿。”祖玛刚想让雷德闭嘴,却看见自家老大嘴角微微扬起,只好向雷德嘴里塞了个鸡腿。默默地将“老大不是应该喜欢那种强者”的疑问吞回了肚子。
喜欢自己吗?嘉徳罗斯轻哼了一声,只不过是弱者讨好强者的手段罢了。看着手中的全家桶,心里这样想着,却没有感觉到嘴角上扬。
姑且把你当成朋友吧,金。狠狠咬下一块鸡肉,嘉德罗斯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承认了金的地位。
发现自己喜欢上金那是之后的事情了。
是在听见广播里说金被收回元力之后才明白的。
那天知道消息之后,疯了似的在整个凹凸赛场上寻找他的身影。
原力森林 没有
嚎哭地穴 没有
烈焰山 没有
寒冰湖 找到了遗留下来的迷你烈斩。
果然,你还是最喜欢他的吧。握紧了手中迷你烈斩,嘉徳罗斯的眸子暗了下来,将情绪隐晦后把东西收了起来。
那么,就由我来帮你传达最后的消息吧。嘉徳罗斯抬起腿,向凹凸大厅走去。
直到被格瑞的烈斩穿过胸膛,才明白你在我心中的地位是那么重要。
重要到放弃了自己的使命。
重要到放弃了自己的生命。
重要到宁愿看着你和格瑞在一起,也不愿意自己一个人独活。
好后悔没有及时告诉你,我喜欢你。
咳咳。
鲜血从胸口不断涌出。
再见了,金。
谢谢你曾经对我露出那样的笑容。
----end----

评论(2)
热度(47)

© 枝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