枝砚

圈名墨痕/枝砚/凹凸/全职/主瑞金/杂食/cp不逆/咸鱼写手/多指教

夜晚23:00的湘江。

【瑞金】竹马x竹马

设定是国王格瑞x丞相金
大概会是几篇短文合集
情节起伏不大 日常向
依旧ooc


国王格瑞和丞相金是发小。
这点在登格鲁星不算什么秘密。
因为人们总能看见金天天缠着国王不说还直呼国王的大名。
“格瑞,我们一起去吃东西吧”
“格瑞,我们一起去散步吧”
“格瑞,……”
然后总能看见国王面无表情地放下手中的笔,面无表情地将丞相揽过,带着丞相去他想去的地方。
国王和丞相真的是超恩爱啊。在看见他们又一次出现在情侣酒店的时候,人们这样说道。消息一直传到两位当事人的耳中。
当事人(金):你们这些吃瓜群众是不会明白格瑞晚上究竟有多残暴的!
众人“晚上?!残暴?!”
然后“丞相国王究竟谁上谁下”的问题又开始风靡全球。


圣诞节就要到了,金认为已经和格瑞一起干事这么多年,多多少少能收到来自格瑞的祝福。
于是在12月25日,金一大早就起来张罗。
买菜做饭 用蜡烛摆成爱心的模样 甚至将以前格瑞送给自己的薄荷修了修
一切准备就绪,然而格瑞还是没有出现。
直到12月25日的23:30分,面前依旧没有任何身影。
“啊……格瑞可能忘记了吧”金无聊地摆动着手中的礼物盒,看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走过。
“铛 铛 铛” 24:00
窗外传来烟花燃放盛开的声音和人们的欢声笑语。
今天、格瑞不会回来了吧。金微微地叹了一口气,放下手中的礼物,失落地走到窗前。刚伸手将窗户打开,却听见楼下传来声响:“金,圣诞快乐!”低头望去,竟然是凯莉等人。“谢谢大家!”金感激地对众人道了声感谢,但心中的失落却依旧没有减少。
转身准备下楼,却撞到了一个坚实的胸膛里。
是熟悉的薄荷味。这是金的第一感觉。
“金 我来晚了”熟悉的声音也在耳边响起,听着胸膛传来坚实的心跳声,金这才不可置信地抬头望向面前的人。
淡蓝的发际上沾着少许雪花,紫色眸子却仍旧是蛊惑人心。手上拿着一个爱心模样的礼物盒,也是沾着少许雪。
“格瑞。我还以为你不会回来了。”再多的失落也在见到心上人的时候消失不见。双手紧紧抱住对方,呜咽的声音渐渐变大。
头上传来温暖的触感,金能感觉到此刻面前的人正温柔的安抚着他。
“以后不会再留下你一个人了”金听见格瑞这样说道。
“好”金这样答道。
――――――――
只要能和喜欢的人在一起 无论什么代价他都愿意接受。
在26日的05:20分 金许下了第一个愿望。

【瑞金】重要的人 (下)

接上篇。
背景为金已死亡格瑞成为第一。 依旧ooc
已经第一名了吗?嘉德罗斯心想着,等待格瑞与自己的最终对决。
曾经的第二和曾经的第一打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战斗,最终的结果是格瑞完胜嘉德罗斯,嘉德罗斯消失。如果当时有参赛者在场,一定不会看出那个满身血迹骨瘦如柴的人是格瑞,而仅仅只能凭借他手中武器的模样认出是烈斩。
格瑞永远忘不了那一天。
那一天他去找嘉德罗斯,是为了告诉他自己欠他一个人情。而嘉德罗斯却如往常一样说着“打一架吧”而出了手。格瑞挥起烈斩上去应战,结果却刺穿了嘉德罗斯的胸膛。那一刻自己忽然愣住了,“为、为什么要这样做?”格瑞问道。“因为只有这样……你才能拥有去救金的资格。”嘉德罗斯勉强捂着胸口,喘气道。是啊……为什么自己会这样做呢?明明背负了那样沉重的命运啊。
或许我这一生也看不到他的笑容了吧。嘉德罗斯这样想着,身体逐渐变得透明,消失。眼前仿佛浮现了金那初见他时的模样,对着他说“你好,嘉德罗斯。我叫金。从今往后,我们就是朋友啦。”原来,死前就会看见最思念的人吗?嘉德罗斯嘴角微微上扬,最终消失在了这次战斗中。
“参赛者格瑞,恭喜您成为了本届凹凸大赛的获胜者。”丹尼尔的声音在身边响起。
等到格瑞回过神来,自己已经身在一片白色的花海中。而裁判长丹尼尔,正站在他的对面扬起笑容。“作为第一名的奖励,您有权许下一个愿望。”
我的愿望吗?
格瑞心中闪过了那个让他一直念念不忘的身影。
那个……对他来说很重要的人。
金。
我很想你。
我想让你回来。
我的世界需要你散发光芒,需要你温暖我。
所以,请回来吧。
格瑞闭上眼,轻声说出了自己的愿望。
“格瑞”
仿佛听见了你的声音,如此的清晰。声音也越来越近,好像你就在身边一样。
“唔……”有人从后面抱住了自己,传来温暖的感觉。格瑞睁开眼,看见了那熟悉的黑色手套。眼神充满着难以置信,转身看去,真真是那个令自己朝思暮想的人。双手止不住地颤抖,眼泪一滴滴地滴在了地上。
“格瑞,别哭啊。你看我这不是回来了嘛。”金上前,轻轻擦去格瑞了眼泪。
还是那个笑容。那个早已刻在自己心头的笑容。
格瑞没有回答,而是伸出双手将金紧紧抱住,仿佛如稀世珍宝一般。低头,吻住了那人的唇。
从今往后,再也不会让你受伤了。
“终于抓住你了,我的太阳。”
-----end----

【瑞金】重要的人

奇怪的文风 文笔不成熟 人称转换错误
稍微ooc 连载中(未完结
主cp瑞金(但其实all金都是可以的)
圈名墨痕
唠嗑结束/正文开始

“凹凸大赛参赛者金因积分不足无法晋级,现已被收回元力。”
“通知再播报一边,凹凸大赛参赛者金因……”
原力森林的某处
正在追杀魔兽的格瑞,心脏猛地一收,似乎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不由得坐在地上无力的喘气。看着趁机逃跑的魔兽。格瑞也没有兴致追上去,索性靠在树边休息起来。
重要的东西……是什么呢?
记忆中除了自己一直在寻找的,还有什么值得记住的事物吗?格瑞轻轻闭上眼,仔细地搜寻起来。
原本自己参加凹凸大赛,只是为了找到那样东西而已。却没想到能在这里遇见金。“格瑞,你也在这里呀?”还是小时候那副模样,呆呆傻傻的样子,笑起来就跟太阳一样。好像从小时候开始,看到他的笑,就会觉得温暖而又开心。
“是啊,好巧”
明明想要这样回答的。
明明想要摸摸他的头,对他笑笑。
却看见他拉着另外一个人,一脸兴奋。眼眸突然暗了下来,内心涌出浓浓异样的感觉。脱口便是伤人的话:“凭你的实力,在这里活不久。你不该来这里的。”
这样子,他会讨厌我吧。心里如是想着。却听见他惊喜地说道:“格瑞,你是在关心我吗?”抬头发现他已经凑到跟前,眼里闪着光芒。“真好看”不禁这样想到。格瑞耳尖蓦然变红,稍微扭过头去“你说是就是吧,别离我太近。”“我就知道格瑞你最好了!那我就跟着你走好啦,反正我也不认识路。”刚想拒绝,却在看见他期待的面容后放弃了。“自己注意安全,跟上别走丢了。”“好”
从那天起,格瑞发现自己当初的决定做的有多不明智。“格瑞格瑞格瑞”几乎每天都能听到金在喊着自己,有时是因为被魔兽追着跑,有时是因为和小斯巴达们打架输了,过来求安慰。日子一天天过得充实起来。这样……好像也不错?心里冒出了这样的想法,嘴角也不自觉的微微上翘。
今天好像莫名的安静呢,是因为他不在的缘故吗?格瑞站了起来,拿着烈斩向凹凸大厅走去。“我才不是因为担心他……只是因为怕他又闯祸,所以才去找找看的。”像是在解释自己焦躁的原因,格瑞这样对自己说道。路过草丛的时候,格瑞蹲下来采了几朵新鲜的小花,打算送给金。“他看到我拿着礼物,会不会很开心呢?”这样想着,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凹凸大厅。格瑞走到查询机面前,开始搜索金的位置。
“大赛并无此参赛者,请参赛者重新查询。”大概是因为系统繁忙吧,他想到。格瑞又输入了一遍,可结果还是一样。怎么可能?!莫名的心绪在心里泛滥,就和父母在那个时候离去的心情一样。不停地输入,不停显示重新查询。仿佛你已经消失了一般。
“格瑞”听见有人在叫自己,还以为你就在身后,满怀希望的回头望去,却是嘉徳罗斯。“我现在没有心思和你打架。”格瑞淡淡地说道。嘉徳罗斯摇头,“我来只是为了告诉你一个消息”他顿了顿,用手将围巾向上扯了扯,试图想掩饰眸中的悲伤“金他……已经被收回元力了。”
“哐当”却是烈斩落地的声音。“我不信”格瑞看似冷静地说道,可颤抖的双手出卖了他此刻的心情。嘉徳罗斯从不说谎,这次也不例外。“这是金的东西。”嘉徳罗斯伸出手,将吊坠递给格瑞。吊坠小巧又精致,全身绿色–––那是烈斩的缩小版。“我在寒冰湖附近捡到的……”
“嗡”脑袋突然一下炸开了。 寒冰湖……那是之前自己修复烈斩的地方。金他……去哪里干什么?耳边也听不见嘉徳罗斯所说的话,满脑子只剩下眼前的迷你烈斩和金。
记得当初和嘉徳罗斯打斗的时候不小心把烈斩损坏了,就将烈斩放在寒冰湖修复。那段时间一直没有武器,所以金是为了我而……格瑞将手中的迷你烈斩凑到眼前,仔细观察着:绿色的烈斩上还有着黑色的条纹,背面右下角刻着RJ。“格瑞,我给你准备了生日礼物哦”“是什么?”“现在还不能告诉你,等你生日再给你。”耳边想起了当时你对我说的话。礼物……就是这个东西吧。脑子里刻画出你在寒冰湖仔细看着烈斩,不停修改着手中迷你烈斩的模样。
金。
我不在你身边的时候,你很寂寞吧。
只能用这种方式来寄托你的感情,我真的很失败啊。
如果你能回来的话,我一定不会让你感到寂寞的。
请回来啊,
我的太阳。
嘉德罗斯看着眼前那个眼神溃败的男人,就像刚刚听到这个消息的自己一样。“你还有机会”格瑞听见嘉德罗斯轻声说道“成为大赛第一,实现愿望。” 大赛第一吗?格瑞愣了愣,双眼开始聚焦,希望又似乎回到了眼前。格瑞握紧手中的吊坠,踏步向大厅西南方走去---那里有凹凸世界最强的魔兽,当然,相应的积分也是最多的。
“谢谢。”经过嘉德罗斯身旁的时候,格瑞轻声说道。继而踏步向前离去。
嘉德罗斯望着格瑞离去的身影,喃喃道:“不必客气,毕竟帮你,也是在帮我自己。”
自那以后,嘉德罗斯再也没有见过格瑞。
只是听见广播中不断放着格瑞斩杀魔兽的消息。
直到某天听见“参赛者格瑞获得100000分,排名上升1位,当前排名: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