枝砚

弧两年/高考之后回来/你们现在看到的这个人有点懒 拖稿什么的都是常有的事_(:з」∠)_

【古风】孤独

是个脑洞
故事源于梦境
*自设帝王 自设国家
可能是因为白天重新看了龙族的缘故,满脑子想的都是帝王与孤独

1.我是一个帝王。

2.从小父皇母后就告诉我,
这个国家
这些子民
都应该效忠于你。
因为你是太子。
你的使命就是好好学习治国之道
将来好统治这个国家。
我将这些话牢记在心。

3.在后来储君之争中
我总是不停斩杀着阻碍我登基的人
敌人?
兄弟?
我不在乎。
我只知道只要不停地击败他们
储君之位终将会是我的。

4.登基的那天
台下血流成河。
看着一些老臣颤颤克克地在下面高声喊着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我的内心毫无喜悦
却无端生出一种凄凉来。

5.登基后的我按照父皇母后的交待
勤政爱民
将国家管理的井井有条
百姓们爱戴我
大臣们歌颂我
但内心深处却有个声音一直在问我
“这真的是你想要的吗”
我不知道。
一种悲伤的情绪蔓延开来。
明明小时候的目标都实现了
却还是不快乐
为什么呢?

6.人生不过短短几十载
转眼间已经到了我传授皇位的时候
如同我的父皇母后一样
我教导着自己的孩子
如何成为帝王
我看着太子如当初的自己一样
一步一步地铲除掉政敌
他在重复自己走过的路
我没有阻止他
自己转身离去

7.我离开了皇宫
来到当初因为留念江南风景命人买下的宅子。
我在那里长住下来。
这人一老
就会止不住地回想。
我躺在床上,
在梦中梦见了以前与兄弟嬉戏的时候
无论是兄长还是皇弟
他们都逃不过最后的结局
被我杀掉。

8.在江南没有下人的照顾
我的身体也变得越来越差
“咳咳”
“来人啊”
被血染红的帕子
空无一人的庭院
那种感觉越来越强烈

9.即将要昏阙过去的时候
我终于明白了那种感觉
孤独
深深的孤独。
可笑的是
这一切全部都拜我自己所赐
是我自己造就了这一切
真是悲哀

10.“我的兄弟……”
“父皇母后……”
麟儿来寻你们了。

结局1
刚刚发现少传一张 (°ー°〃)超气


关于上的cp我很抱歉!!
没有注意避雷 然后这次注意一下
cp瑞金 嘉金
(最后面有个剧情分支,想问一下有没有人想看)


*一个小脑洞
*cp较杂 主瑞金嘉金
*雷安雷卡
做对话的软件是快点阅读

【嘉金】那种名为喜欢的情感

重要的人番外
以罗斯为视角
ooc有  是刀子_(:з」∠)_

在很久以前他就注意到金这小子了。
明明是一个没有任何实力的渣渣,还经常跟在格瑞边上吵吵闹闹。
但令人惊奇的是格瑞竟然没有嫌弃他。
这小子肯定有过人之处。嘉徳罗斯想道。
于是每天趁着去找格瑞打斗的时候都会偷偷瞄上几眼:湛蓝的眼眸,无辜的表情。眼睫毛偶尔眨巴都像是引人犯罪的模样。
恨不得想要狠狠的欺负一番。
然后他就真的这样做了。
那天他把金引诱到原力森林的一个小角落里,眼神傲慢地望着他。
“渣……”“我认识你,你经常和格瑞打架来着!”
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我不叫渣渣,我是有名字的!我叫金。格瑞说过,你叫……”“闭嘴,我叫嘉德罗斯。”终于找到打断他的机会了,嘉徳罗斯心想。这么聒噪,格瑞是怎么忍受他的?却看见面前的人眨巴着眼睛,想教训他的心思突然没有了。明明想让他陪自己打一架,最终却还是决定放弃。
嘉徳罗斯用大通神罗棍指着他,略带威胁地说道:“渣渣,没有实力的话就不要待在格瑞身边了。”看着他的表情,金不解地歪了歪头:“因为你怕我把格瑞抢走吗?”随后像是想到了什么,又咧嘴笑道“那么重新自我介绍一下吧。你好嘉徳罗斯,我叫金。从今往后我们就是朋友了。”原来是将自己的表情理解成落寞了吗?嘉徳罗斯心想着,甩了甩头,“记住我说的话。”,说完便转身离去了。一种莫名的感觉却在心中蔓延。很久之后他才明白,那是一种名为心动的情绪。
从那之后,嘉徳罗斯便每次在与格瑞打斗的时候都会给金一个“恶狠狠”的警告“不要离格瑞太近,”“你头上带的帽子真的太傻了”“明天我生日,记得叫格瑞来”然后在第二天便收到了金送来的全家桶。
----晚上----
螺丝以及他的小跟班人抱着一个超大全家桶坐在草地上“啃嗤啃嗤”地吃着鸡翅。
雷德“老大你看金那个小子是不是喜欢你啊?昨天才说你生日今天就给你买这么多全家桶。”“吃你的鸡腿。”祖玛刚想让雷德闭嘴,却看见自家老大嘴角微微扬起,只好向雷德嘴里塞了个鸡腿。默默地将“老大不是应该喜欢那种强者”的疑问吞回了肚子。
喜欢自己吗?嘉徳罗斯轻哼了一声,只不过是弱者讨好强者的手段罢了。看着手中的全家桶,心里这样想着,却没有感觉到嘴角上扬。
姑且把你当成朋友吧,金。狠狠咬下一块鸡肉,嘉德罗斯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承认了金的地位。
发现自己喜欢上金那是之后的事情了。
是在听见广播里说金被收回元力之后才明白的。
那天知道消息之后,疯了似的在整个凹凸赛场上寻找他的身影。
原力森林 没有
嚎哭地穴 没有
烈焰山 没有
寒冰湖 找到了遗留下来的迷你烈斩。
果然,你还是最喜欢他的吧。握紧了手中迷你烈斩,嘉徳罗斯的眸子暗了下来,将情绪隐晦后把东西收了起来。
那么,就由我来帮你传达最后的消息吧。嘉徳罗斯抬起腿,向凹凸大厅走去。
直到被格瑞的烈斩穿过胸膛,才明白你在我心中的地位是那么重要。
重要到放弃了自己的使命。
重要到放弃了自己的生命。
重要到宁愿看着你和格瑞在一起,也不愿意自己一个人独活。
好后悔没有及时告诉你,我喜欢你。
咳咳。
鲜血从胸口不断涌出。
再见了,金。
谢谢你曾经对我露出那样的笑容。
----end----

【雷安】和宿敌的游乐园之旅(上)

其实这本来是一篇六一贺文来着_(:з」∠)_
至于为什么拖到现在可能是因为我懒(ー ー゛)
*ooc 雷安向
背景为六一儿童节

今天是六一儿童节。
大街上传来孩子们的笑声。
“小孩子笑的可真是幸福啊”安迷修走在大街上,看着一个个可爱的孩子和自己打着招呼,心情很是愉快,嘴角也是微微上扬。 “哟,混蛋骑士”从身后传来一道熟悉的男音,安迷修无奈的转过头去。 “恶党,别那样叫我”一边答道,一边召唤出冷热流刀准备迎战。“我可不是来找你打架的,我连雷神之锤都没有召唤出来”雷狮扬了扬空空的手,毫不畏惧地向前走着,直到站在安迷修的面前。
“条件反射”,安迷修答道。见他确实没有什么恶意,便也将冷热流刀收了起来。“说吧,来找我有什么事”雷狮从口袋里拿出两张粉红色的纸张,在安迷修眼前晃了晃,说“我这里有两张凹凸游乐园的门票,想让你和我一起去看看。” 眼前这个人真的是雷狮?安迷修表示很怀疑。再怎么样有谁会和宿敌去游乐场玩耍??
于是他很果断地拒绝了雷狮的邀请,继而向前走着。 “听说游乐园里走有马……”后面传来雷狮的声音。
马?马!于是安迷修迅速的走了回去并且亲切的举起雷狮的手(其实是盯着门票)就朝前移步。
“事不宜迟,赶紧走。”安迷修大步地向前走着,却没有注意到身后雷狮那略带戏谑的眼神。
游乐园里人声鼎沸,四处都是孩童的嬉笑打闹声。 当然也不缺乏情侣这种令人向往的生物)一对对情侣从身旁经过,时不时还做着较亲密的动作,安迷修脸色不禁一红,不由得将头扭到一旁,却看见雷狮正饶有兴趣看着他。 “喂恶党,盯着我做什么”安迷修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恶狠狠地对着雷狮说道。安迷修头一次觉得雷狮的眼睛挺好看的,就像星空一样。“骑士,明明是你看着我在发呆吧”雷狮回道。安迷修刚想接话,又听到雷狮说“当然了,本大爷这么帅气,你看呆了也是很正常的。”默默地收起了赞美的话,指了指前面拥挤的人群说:“前面看起来挺热闹的,要不要去看看?”

【瑞金】竹马x竹马

设定是国王格瑞x丞相金
大概会是几篇短文合集
情节起伏不大 日常向
依旧ooc


国王格瑞和丞相金是发小。
这点在登格鲁星不算什么秘密。
因为人们总能看见金天天缠着国王不说还直呼国王的大名。
“格瑞,我们一起去吃东西吧”
“格瑞,我们一起去散步吧”
“格瑞,……”
然后总能看见国王面无表情地放下手中的笔,面无表情地将丞相揽过,带着丞相去他想去的地方。
国王和丞相真的是超恩爱啊。在看见他们又一次出现在情侣酒店的时候,人们这样说道。消息一直传到两位当事人的耳中。
当事人(金):你们这些吃瓜群众是不会明白格瑞晚上究竟有多残暴的!
众人“晚上?!残暴?!”
然后“丞相国王究竟谁上谁下”的问题又开始风靡全球。


圣诞节就要到了,金认为已经和格瑞一起干事这么多年,多多少少能收到来自格瑞的祝福。
于是在12月25日,金一大早就起来张罗。
买菜做饭 用蜡烛摆成爱心的模样 甚至将以前格瑞送给自己的薄荷修了修
一切准备就绪,然而格瑞还是没有出现。
直到12月25日的23:30分,面前依旧没有任何身影。
“啊……格瑞可能忘记了吧”金无聊地摆动着手中的礼物盒,看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走过。
“铛 铛 铛” 24:00
窗外传来烟花燃放盛开的声音和人们的欢声笑语。
今天、格瑞不会回来了吧。金微微地叹了一口气,放下手中的礼物,失落地走到窗前。刚伸手将窗户打开,却听见楼下传来声响:“金,圣诞快乐!”低头望去,竟然是凯莉等人。“谢谢大家!”金感激地对众人道了声感谢,但心中的失落却依旧没有减少。
转身准备下楼,却撞到了一个坚实的胸膛里。
是熟悉的薄荷味。这是金的第一感觉。
“金 我来晚了”熟悉的声音也在耳边响起,听着胸膛传来坚实的心跳声,金这才不可置信地抬头望向面前的人。
淡蓝的发际上沾着少许雪花,紫色眸子却仍旧是蛊惑人心。手上拿着一个爱心模样的礼物盒,也是沾着少许雪。
“格瑞。我还以为你不会回来了。”再多的失落也在见到心上人的时候消失不见。双手紧紧抱住对方,呜咽的声音渐渐变大。
头上传来温暖的触感,金能感觉到此刻面前的人正温柔的安抚着他。
“以后不会再留下你一个人了”金听见格瑞这样说道。
“好”金这样答道。
――――――――
只要能和喜欢的人在一起 无论什么代价他都愿意接受。
在26日的05:20分 金许下了第一个愿望。

【瑞金】重要的人 (下)

接上篇。
背景为金已死亡格瑞成为第一。 依旧ooc
已经第一名了吗?嘉德罗斯心想着,等待格瑞与自己的最终对决。
曾经的第二和曾经的第一打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战斗,最终的结果是格瑞完胜嘉德罗斯,嘉德罗斯消失。如果当时有参赛者在场,一定不会看出那个满身血迹骨瘦如柴的人是格瑞,而仅仅只能凭借他手中武器的模样认出是烈斩。
格瑞永远忘不了那一天。
那一天他去找嘉德罗斯,是为了告诉他自己欠他一个人情。而嘉德罗斯却如往常一样说着“打一架吧”而出了手。格瑞挥起烈斩上去应战,结果却刺穿了嘉德罗斯的胸膛。那一刻自己忽然愣住了,“为、为什么要这样做?”格瑞问道。“因为只有这样……你才能拥有去救金的资格。”嘉德罗斯勉强捂着胸口,喘气道。是啊……为什么自己会这样做呢?明明背负了那样沉重的命运啊。
或许我这一生也看不到他的笑容了吧。嘉德罗斯这样想着,身体逐渐变得透明,消失。眼前仿佛浮现了金那初见他时的模样,对着他说“你好,嘉德罗斯。我叫金。从今往后,我们就是朋友啦。”原来,死前就会看见最思念的人吗?嘉德罗斯嘴角微微上扬,最终消失在了这次战斗中。
“参赛者格瑞,恭喜您成为了本届凹凸大赛的获胜者。”丹尼尔的声音在身边响起。
等到格瑞回过神来,自己已经身在一片白色的花海中。而裁判长丹尼尔,正站在他的对面扬起笑容。“作为第一名的奖励,您有权许下一个愿望。”
我的愿望吗?
格瑞心中闪过了那个让他一直念念不忘的身影。
那个……对他来说很重要的人。
金。
我很想你。
我想让你回来。
我的世界需要你散发光芒,需要你温暖我。
所以,请回来吧。
格瑞闭上眼,轻声说出了自己的愿望。
“格瑞”
仿佛听见了你的声音,如此的清晰。声音也越来越近,好像你就在身边一样。
“唔……”有人从后面抱住了自己,传来温暖的感觉。格瑞睁开眼,看见了那熟悉的黑色手套。眼神充满着难以置信,转身看去,真真是那个令自己朝思暮想的人。双手止不住地颤抖,眼泪一滴滴地滴在了地上。
“格瑞,别哭啊。你看我这不是回来了嘛。”金上前,轻轻擦去格瑞了眼泪。
还是那个笑容。那个早已刻在自己心头的笑容。
格瑞没有回答,而是伸出双手将金紧紧抱住,仿佛如稀世珍宝一般。低头,吻住了那人的唇。
从今往后,再也不会让你受伤了。
“终于抓住你了,我的太阳。”
-----end----

【瑞金】重要的人

奇怪的文风 文笔不成熟 人称转换错误
稍微ooc 连载中(未完结
主cp瑞金(但其实all金都是可以的)
圈名墨痕
唠嗑结束/正文开始

“凹凸大赛参赛者金因积分不足无法晋级,现已被收回元力。”
“通知再播报一边,凹凸大赛参赛者金因……”
原力森林的某处
正在追杀魔兽的格瑞,心脏猛地一收,似乎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不由得坐在地上无力的喘气。看着趁机逃跑的魔兽。格瑞也没有兴致追上去,索性靠在树边休息起来。
重要的东西……是什么呢?
记忆中除了自己一直在寻找的,还有什么值得记住的事物吗?格瑞轻轻闭上眼,仔细地搜寻起来。
原本自己参加凹凸大赛,只是为了找到那样东西而已。却没想到能在这里遇见金。“格瑞,你也在这里呀?”还是小时候那副模样,呆呆傻傻的样子,笑起来就跟太阳一样。好像从小时候开始,看到他的笑,就会觉得温暖而又开心。
“是啊,好巧”
明明想要这样回答的。
明明想要摸摸他的头,对他笑笑。
却看见他拉着另外一个人,一脸兴奋。眼眸突然暗了下来,内心涌出浓浓异样的感觉。脱口便是伤人的话:“凭你的实力,在这里活不久。你不该来这里的。”
这样子,他会讨厌我吧。心里如是想着。却听见他惊喜地说道:“格瑞,你是在关心我吗?”抬头发现他已经凑到跟前,眼里闪着光芒。“真好看”不禁这样想到。格瑞耳尖蓦然变红,稍微扭过头去“你说是就是吧,别离我太近。”“我就知道格瑞你最好了!那我就跟着你走好啦,反正我也不认识路。”刚想拒绝,却在看见他期待的面容后放弃了。“自己注意安全,跟上别走丢了。”“好”
从那天起,格瑞发现自己当初的决定做的有多不明智。“格瑞格瑞格瑞”几乎每天都能听到金在喊着自己,有时是因为被魔兽追着跑,有时是因为和小斯巴达们打架输了,过来求安慰。日子一天天过得充实起来。这样……好像也不错?心里冒出了这样的想法,嘴角也不自觉的微微上翘。
今天好像莫名的安静呢,是因为他不在的缘故吗?格瑞站了起来,拿着烈斩向凹凸大厅走去。“我才不是因为担心他……只是因为怕他又闯祸,所以才去找找看的。”像是在解释自己焦躁的原因,格瑞这样对自己说道。路过草丛的时候,格瑞蹲下来采了几朵新鲜的小花,打算送给金。“他看到我拿着礼物,会不会很开心呢?”这样想着,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凹凸大厅。格瑞走到查询机面前,开始搜索金的位置。
“大赛并无此参赛者,请参赛者重新查询。”大概是因为系统繁忙吧,他想到。格瑞又输入了一遍,可结果还是一样。怎么可能?!莫名的心绪在心里泛滥,就和父母在那个时候离去的心情一样。不停地输入,不停显示重新查询。仿佛你已经消失了一般。
“格瑞”听见有人在叫自己,还以为你就在身后,满怀希望的回头望去,却是嘉徳罗斯。“我现在没有心思和你打架。”格瑞淡淡地说道。嘉徳罗斯摇头,“我来只是为了告诉你一个消息”他顿了顿,用手将围巾向上扯了扯,试图想掩饰眸中的悲伤“金他……已经被收回元力了。”
“哐当”却是烈斩落地的声音。“我不信”格瑞看似冷静地说道,可颤抖的双手出卖了他此刻的心情。嘉徳罗斯从不说谎,这次也不例外。“这是金的东西。”嘉徳罗斯伸出手,将吊坠递给格瑞。吊坠小巧又精致,全身绿色–––那是烈斩的缩小版。“我在寒冰湖附近捡到的……”
“嗡”脑袋突然一下炸开了。 寒冰湖……那是之前自己修复烈斩的地方。金他……去哪里干什么?耳边也听不见嘉徳罗斯所说的话,满脑子只剩下眼前的迷你烈斩和金。
记得当初和嘉徳罗斯打斗的时候不小心把烈斩损坏了,就将烈斩放在寒冰湖修复。那段时间一直没有武器,所以金是为了我而……格瑞将手中的迷你烈斩凑到眼前,仔细观察着:绿色的烈斩上还有着黑色的条纹,背面右下角刻着RJ。“格瑞,我给你准备了生日礼物哦”“是什么?”“现在还不能告诉你,等你生日再给你。”耳边想起了当时你对我说的话。礼物……就是这个东西吧。脑子里刻画出你在寒冰湖仔细看着烈斩,不停修改着手中迷你烈斩的模样。
金。
我不在你身边的时候,你很寂寞吧。
只能用这种方式来寄托你的感情,我真的很失败啊。
如果你能回来的话,我一定不会让你感到寂寞的。
请回来啊,
我的太阳。
嘉德罗斯看着眼前那个眼神溃败的男人,就像刚刚听到这个消息的自己一样。“你还有机会”格瑞听见嘉德罗斯轻声说道“成为大赛第一,实现愿望。” 大赛第一吗?格瑞愣了愣,双眼开始聚焦,希望又似乎回到了眼前。格瑞握紧手中的吊坠,踏步向大厅西南方走去---那里有凹凸世界最强的魔兽,当然,相应的积分也是最多的。
“谢谢。”经过嘉德罗斯身旁的时候,格瑞轻声说道。继而踏步向前离去。
嘉德罗斯望着格瑞离去的身影,喃喃道:“不必客气,毕竟帮你,也是在帮我自己。”
自那以后,嘉德罗斯再也没有见过格瑞。
只是听见广播中不断放着格瑞斩杀魔兽的消息。
直到某天听见“参赛者格瑞获得100000分,排名上升1位,当前排名:1。”